丘吉尔:这水不太好喝,得兑点酒
2018-01-28 18:43

原标题:丘吉尔:这水不太好喝,得兑点酒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以“闪电战”突袭波兰。低估了德国实力的英国,与法国一起选择了宣而不战。没料到德军势如破竹,在攻陷波兰后,又一举拿下了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随后在1940年5月,德国又干了一票大的。

越过防线左翼,迫使驻守在马奇诺的40万英法联军,紧急撤退到敦刻尔克。

电影《敦刻尔克》片段

这个时候,英国终于慌了,不得不面对联军被包围的事实。他们把温斯顿·丘吉尔推出去当靶子,没想到却让这个老胖子成为了“二战”中拯救了英国的伟人。丘吉尔陷入国家难题时是什么样,今年金球奖影帝加里·奥德曼用《至暗时刻》告诉了我们答案。不惊讶的是,电影里面的丘吉尔,从来不会忘了酒。

毕竟这个老胖子,可是爱酒如命啊!

丘吉尔名言:永远,永远,永远不要放弃!

丘吉尔有多爱喝酒?

电影中丘吉尔与各方周旋,谈判,发表演讲的语调十分有特点。如果是接触过酒的人,会发现,那是一种微醺的语调。长年累月的喝酒,让丘吉尔整个人已经算是浸泡在酒精里了。

更不客气地说,他爱喝酒的程度,达到了酗酒的地步。

丘吉尔有多能喝?

丘吉尔最信任的副官,从1922年就跟随丘吉尔的汤普逊上尉曾经回忆说:“在家时,他通常会在午餐时喝一杯葡萄酒,晚餐通常喝香槟,然后再来一杯波特酒或白兰地。他不喜欢下午茶,如果在这个时候需要喝点什么的话,他喜欢要一杯加苏打水和冰块的威士忌。”

一份医生出具的丘吉尔每餐饮酒的报告

如果你觉得午餐晚餐喝酒只是正常的话,那么连早餐都喝上酒了,你是不是有点被吓到?

罗斯福总统的首席外交顾问哈里·霍普斯金在1943年1月22日的日记描述道:“我看到丘吉尔穿着他常穿的粉色睡衣躺在床上,一瓶红酒就是他的早餐。”

请注意量词,一瓶!当别人只能小酌一杯的时候,这个小老头早就对瓶吹了,而且是从早喝到晚。

要是正常人按照这个喝法,还没等全部喝完,就会醉到不省人事,无法思考。丘吉尔却还能跟没事人一样,处理国家大事。

丘吉尔为什么这么能喝酒?

丘吉尔这么能喝当然不是因为他是希腊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转世。就好像一口吃不出个大胃王,他的好酒量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瓶一瓶喝出来的。

出身于英国历史悠久贵族家庭的丘吉尔,有着一对风流浪荡,十分重视享受的父母。身为勋爵的父亲和出身于富豪家庭的母亲对于豪宅华服,美食美酒是不会客气的。从小耳濡目染,自然也让丘吉尔接触到无数好酒,为以后的好酒量打了基础。

从未宿醉过的丘吉尔

成年后的丘吉尔,没有继承到多少家产,但他并没有放弃喝酒这个爱好,他将自己能支出的金钱都拿来买了酒。例如在1899年10月,年轻的丘吉尔奔赴南非布尔战争前线做战地记者,你猜猜他在随船行李中放了多少酒?

36瓶葡萄酒、18瓶苏格兰威士忌、6瓶白兰地。足足有60瓶!

丘吉尔后来当了知名作家,拿自己的版税买起酒来更毫无忌惮了。在1908年,他交给私人酒商的采购清单上,采购数量是这样的:9箱整瓶装以及7箱半瓶装1895年份宝禄爵(Pol Roger),4箱1900年份半瓶装保禄爵,6箱波尔多St Estèphe 村的红葡萄酒,5箱波特酒,7箱Moselle气泡白葡萄酒,6箱威士忌,3箱20年陈年白兰地,3箱味美思草药酒(Vermouth),4瓶金酒。

这么大的量,却连一年都没撑过去。因为丘吉尔没几个月就能将他们喝完。气得他的太太后来勒令他不准再买那么贵的了,要么只准喝喝普通的红葡萄酒,要么就喝威士忌兑苏打水。

废话,照这个酒鬼的酒量,要是再这样不加控制地喝下去,就算皇室都得喝破产!

丘吉尔爱喝什么酒?

丘吉尔喝酒也不是不挑,在他的采购酒单上,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香槟和威士忌。

对于他来说,人生有几大快事:“热水澡,冷香槟,新鲜豆,陈年酒”。

宝禄爵(Pol Roger)是他钟爱的一个香槟酒庄,位于香槟产区的埃佩尔奈(Epernay)镇,创建于1849年,创始人是来自艾镇(A.y)的香槟人宝禄爵(Pol Roger),其珍藏的香槟寿命可长达30年甚至更久。

宝禄爵(Pol Roger)酒庄及香槟

宝禄爵香槟酒体丰腴、深沉、醇厚,有着顶级香槟酒所特有的活力与精致。品一口,入口清新,气泡细腻,能感受到其丰富的榛仁、坚果、芝士和水果等香气,酸度亮丽,结构紧实,透着尊贵和大气。但是它也有着顶级香槟所拥有的的顶级价格,每款的数字标价都在告诉你:老子就是这么贵呀。

一款丘吉尔版本的酒标

不过幸好,丘吉尔在二战后期与驻法英国大使举办的一个正式午宴上认识到宝禄爵第四代掌门人,彼此一见投缘,两个家族的友谊自此开始。在卸任后,每年丘吉尔的生日,他都会收到一箱来自宝禄爵酒庄的香槟作为礼物。

不知道对丘吉尔来说,免费的酒喝起来是不是更加美滋滋。但大概能猜到,看着家里账单的丘吉尔太太,肯定是美滋滋的。

丘吉尔和宝禄爵酒庄的关系密不可分

丘吉尔对于威士忌,并没有局限于哪个牌子,他爱的是威士忌加苏打水这种饮用方式。青年时代的丘吉尔并不爱喝威士忌,当时威士忌在英国年轻人中并不广泛流行。让丘吉尔爱上威士忌的,是印度的水质。

1896年,22岁的丘吉尔随部队调往印度小镇诺席拉(Nowshera)。诺希拉没有香槟也没有红葡萄酒,有的只是柠檬汁,温水和苏格兰威士忌。在喝柠檬汁兑温水还是喝温水兑威士忌之间,丘吉尔选择了后者。他没料到,兑了水的威士忌会迸发出烟草和皮革的芳香,他不由自主地被它的风味所吸引,完全忘了自己以前有多嫌弃威士忌。

为此,丘吉尔还说了一句流传已久的名言:

“The water is not suitable for direct drinking. To make it palatable, we had to add whiskey. By diligent effort, I learned to like it.”

“水是不适合直接饮用,为了让它变得可口,我们不得不加点威士忌。通过努力,我学会了喜欢它。”

为了给自己喝酒找点理由,这个爱酒的小老头也真是够了。

丘吉尔关于水与酒的经典名言之一

要是希特勒知道,把自己打败的是一个醉醺醺的酒鬼,估计会气得炸掉丘吉尔的酒库吧。不过要是希特勒真这么做了,可能会逼得丘吉尔更加奋起,可别忘了他在二战演讲时发表的名言。

“Remember, gentlemen, it’s not just France we are fighting for, it’s Champagne! ”

“先生们,请注意我们不光是在为法国战斗,重点是香槟!”

文章来源:酒研社「ID:jiuyanshe」,酒斛网经授权转载。

作者:小甜饼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日本数字货币交易所遭黑客攻击,Coincheck5亿美元
下一篇:将将将将将!在时间停止这一刻,一场抢夺石头